网约车订单抽成近半聚合平台“雁过拔毛”莫太狠|新京报快评

文章来源:admin 时间:2024-02-26

  近几年,为了保障网约车司机权益,在有关部门协同下,网约车行业内部形成了一个不超过30%的抽佣上限。但如今,这一隐形红线正在被突破。

  据解放日报调查报道,当前不少网约车订单收取总费用远超订单金额的30%,有的甚至被抽取近一半。而其根源,则是因为聚合平台的兴起,订单被“层层转卖”,导致实际抽成比例大幅增加。新业态产生了新问题,需要有关部门及时关注、研究解决。

  在调查中,记者通过某聚合平台下单,系统显示订单被派发给某网约车平台的司机。单程共计11.77公里,用时35分钟,共支付车费40.2元,司机实收金额仅23元。也就是说,4成以上费用都被平台收取了。

  与此同时,行业还广泛存在着所谓“阴阳账单”现象,即司机收入端跟乘客付款端显示不一致,司机不知道乘客实际花了多少钱,乘客也不知道司机实际收入是多少。当然,平台抽成多少,司乘双方也无从得知。而“层层转卖”现象,也让不少司机所接到的已是二手甚至三手订单。

  近年兴起的聚合出行平台,也可以说是传统网约车服务的升级版,但其本质就是个中介角色,提供的是网约车平台和用户之间的供需匹配服务。

  交通运输部相关数据显示,自2022年7月首次发布聚合平台月度订单量,至2023年7月一年来,聚合平台月度订单量增长7900万单,同比增幅52%。网约车行业月度总订单量增长1.26亿单,聚合平台占行业增量的63%,成为网约车需求增长的主力。

  在乘客端,聚合平台由于对接了多家网约车平台,可以缓解打车难的问题;而在网约车平台端,聚合平台则缓解了获客难的问题,尤其是为那些小型网约车平台提供了更大的生存空间,同时也为网约车司机提供了更多的工作岗位。

  但凡事有利必有弊,在需求大体不变的情况下,由于聚合平台扩大了网约车的市场总供给,增加了交易环节,势必影响到网约车司机的平均收入状况。这如果是因为正常市场供需变化所致尚可理解,但如因平台抽成过高导致,则需监管部门介入加以再平衡。

  当然,聚合平台做的就是出售流量的生意,从中抽取佣金也无可厚非;而且,从逻辑上讲,其流量抽成并不会必然导致网约车司机收入下降。因为,网约车平台虽然支付了佣金,却也节省了大量获客成本,并无必要通过挤压司机收入来实现收支平衡。

  但是,就怕某些网约车平台以此为借口实际提高抽成比例,侵害司机权益,躲避监管。

  在此之前,交通运输部就会同相关部门出台了指导意见,要求网约车平台企业规范自主定价行为,降低过高的抽成比例,设定抽成比例上限并向社会公布。

  此后,网约车行业才形成了“下调抽成比例幅度普遍在1~3个百分点”的隐形红线,这也是一条各方利益的平衡线。希望这一行业发展形势,不要被如今的订单“层层转卖”毁掉。

  自2019年之后,我国网约车用户规模已基本趋于稳定,但网约车司机数量却在持续增长。数据显示,2023年10月,我国网约车司机数量从2020年末的289.1万人增长至633.4万人,增长了119%。

  供需两侧的变化,本身已导致网约车行业越来越“卷”,订单倒卖等情况,让开网约车挣钱越来越难,一些司机只能靠更多熬时间、拼身体来维持其基本收入。如果平台还要变着法子“雁过拔毛”,只能让司机更受伤,最终受损的则是消费者权益与行业发展,也给公众出行和公共交通带来安全隐患。

  要知道,网约车平台、聚合平台和司机之间是一种“皮之不存毛将焉附”的关系,平时共生共存共荣,行业困难的时候则更需携手共渡难关。

  也因此,监管方的责任并不是要偏向哪一方,而是要不断优化监管措施,建立长效机制,守住各方利益平衡线,切实维护行业秩序,促进行业健康有序发展。